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网销 团购企业
广告位
当前位置: 网销中国 > 网销资讯 > 业界新闻 >

铁路乘客迎来实名制网络购票新时代

2012-01-07 22:29 [业界新闻] 来源于:网络
导读:北京站售票厅东侧外的脚手架上,一位工人正钉紧网络、电话订票取票处红色指示牌上最后一枚铁钉。38个进站验票口,21个取票窗口,12个自助取票机都已准备就绪,迎接即将到来的2012年春运。 北京站的实名制检验通道现在还未启用,1月8日春运开始后

      北京站售票厅东侧外的脚手架上,一位工人正钉紧“网络、电话订票取票处”红色指示牌上最后一枚铁钉。38个进站验票口,21个取票窗口,12个自助取票机都已准备就绪,迎接即将到来的2012年春运。

      北京站的实名制检验通道现在还未启用,1月8日春运开始后,每个验票口将配备一名公安、一名武警和两名手持身份证检测仪的检票员,为每一位入站旅客检查证件与火车票。

       今年1月1日起,铁道部开始在全国铁路系统全面实行实名制购买火车票。这标志着中国迎来全面推行火车票实名制的元年,也迎来了公众对于更多春运公平与效率的期待。

       戴眼镜、年约四十的卢先生以前都是从票贩子手里买高价票,他甚至可以直接背出票贩子的手机号。今年卢先生第一次尝试自己买票。从早上到中午,他不停刷新铁道部官方售票的网站,终于成功买到一张从北京到山西大同的卧铺票。

       29岁的易军手里拿一摞身份证,在自动售票机上小心翼翼地为共同经营小吃店的三家15口人打印火车票。本来他们计划回安徽巢湖,由于没能在网上订到理想的车次,改为购买开往合肥的临时客车,但他说已经很满意了。

       成功通过互联网买票和电话订票的旅客们会发现,实名制下的火车票购买呈现出多元化的特点。

        通过在北京西站、北京站、北京南站和北京北站等地的自助取票机,只需按下触摸屏,按提示刷上自己的二代身份证,屏幕随后即显示旅客网购成功的票,按下打印,不到一分钟,一张带名字和身份证号的火车票便“出炉”了。使用护照、一代身份证、户口簿等其他证件买票的旅客,则可以在专门设立的窗口排队取票。

        互联网购票和电话订票比窗口预售期提前4天,在很大程度上分流了在窗口排队买票的队伍。根据铁道部数据,2012年元旦小长假,全国铁路共发送旅客2022.1万人,其中通过互联网和电话订票售出578.2万张车票,占总售票量的23.4%,显示出民众对新订票方式的热情。

但是由于订票人数过多,互联网订票遭遇登录困难、无法提交订单等种种问题。一些不懂网络的购票者在订票时遇到了极大的困扰。

“不会用电脑,电话也打不通,连续4次去火车站都说没票了。”面对今年春运铁路“新政”,在温州打工的重庆人黄庆红感觉自己被“抛弃了”。无奈中他写信给铁道部诉苦,要求关注抢票大战中的“弱势群体”。

记者在北京站发现,几队准备返乡的外来务工人员也纷纷表示对网络和电话预订车票不甚了解。有的则表示即使知道了自己也不会操作,所以他们大多选择的还是去车站直接买票。

铁道部运输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铁道部高度重视农民工团体,并尽最大努力为他们提供购票、乘车便利。全国各铁路局都开办了农民工团体票预订服务,并启动了流动售票车和取票车,方便农民工返乡。

同济大学轨道交通研究专家孙章认为,可以统一网络、电话、窗口预售期;号召志愿者和义工帮助不懂电脑的人群上网购票。此外还可通过政府补贴长途汽车与火车差价方式进行分流。

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顾晓鸣建议,互联网购票可以针对旅客进行细分,根据外来务工人员的经济收入,工作性质、工作时间等的差异,做好信息披露,齐心协力做好票务安排。

新闻链接

黄庆红:只求一个公平买票回家的机会!

“后天就可以回家了。”握着好心人送来的飞机票,黄庆红的心情激动又不安。

因不会网购火车票,电话订票不成功,4次到售票窗口都被告知“无票可售”,无奈下写信给铁道部诉苦的黄庆红连日来成为媒体和网民关注的对象。

“我写信的初衷并不是想要利用这个得到一张回家的票,只是希望铁路部门能够关注抢票大战中的‘弱势群体’。”黄庆红说,他没想到这封信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突然置身于舆论风口浪尖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

自这封1000多字的诉苦信传播开来后,很多热心人打电话给黄庆红,表示要帮他买票。1月5日,一位好心人率先帮他买到了一张8日从温州飞往重庆的机票。

“我能回家当然很高兴,只是我身边还有很多工友没有买到回家的票,他们都眼红我,谁来帮忙呢?”黄庆红说,部分工友已经花高价买了汽车票,有人甚至还买了没有安全保证的“黑车”票,这让获得免费机票的他很有些不安。

同时,黄庆红对以后的回家之路也仍有担忧。“今年我意外地获得了帮忙,但是明年、后年呢?”

今年37岁的黄庆红,来自重庆彭水县,在温州城郊一家机电公司打工,主要负责开车送货,已经干了10多年。由于回家难、回家贵,黄庆红和妻子一般都是两年才回一次家。

“我和老婆每月的工资都是2000多元,要养家里的女儿和老人,根本存不下什么钱。”黄庆红说,由于付不起温州的借读费,他去年把要上小学的女儿送回了老家,心里很愧疚,总希望能多有时间回家看看。

黄庆红说,几年回一次家的情况在周围工友们的身上很普遍,大家对春节特别期待。“有一个工友,孩子刚两个月大就出来打工了,两年没回去,都不知道孩子长什么样了,而且孩子都不肯叫爸爸,我们听了都心酸。”

为回家,黄庆红也曾考虑过汽车票,但560元一张的票价终究没舍得买。在黄庆红看来,190元一张的硬座票是最经济的选择,虽然要在路上颠簸30多个小时很辛苦,但能省下钱是实实在在的。

黄庆红甚至怀念以前到火车站彻夜排队买票的场面。“以前我们都是半夜抱着被子去火车站等的,今年车站却空空的。”在信中他写到:“铁道部的初忠(衷)是希望不要人挤人排队在窗口,所以搞了这个东西。现在,窗口的队伍确实短了,但对我们来说,原来通宵排队,还总有一点希望存在,现在,什么都没了。”

这封信将数亿民工在“春运买票难”这个老问题面前又遇到的新问题呈现了出来。

“有人说,我们民工也要与时俱进去学网购火车票,可是买电脑、安宽带,眼下对我们来说根本力所不及。”“我们厂经常上网的老板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都没能买到一张票,连电脑键盘都不太碰的我们能怎么办?”黄庆红说。

其实,黄庆红并不反对铁路部门的网络、电话售票,只是希望不要忽略了他们这个群体。

“我知道回家对每个人都很重要,不能要求对我们特别照顾,但是总应该给我们一个公平买票的机会吧。”黄庆红说。

(编辑:网销中国)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